闯贼改宝丰县为宝州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  浏览次数:

  (据《墓志》记录,成化丁未(1478年),上太皇太后卑号,诏全国高年许服冠带。宝丰县令王公,素嘉公()行谊,遣使抵南阳应诏,公勉受之。村夫认为荣。另,成化丁未(成化二十三年),也是成化最初一年。据此,王瑁任宝丰县令应为成化二十三年或之前。—录者)

  王瑁肥乡县人。成化三十三年任。正德《汝州志》记录:王琄(xuan),曲隶广平府肥乡县人,由监生成化二十三年到任。

  田同,字养平易近,嘉靖岁贡生。任威县训导,升保安州学正致仕。性敏学笃,谈论详切。(同为持法岳父。见《古平易近墓志》。—录者)

  按:乡贤崇祠以旧志所载:汉阳夏侯冯异、汉破虏上将军叔寿、吴立信校尉冯熙,宋太常寺丞孔旼,明兴县知县徐文斾,南阳县学校(教)谕李猷吉,国朝工部屯田司从事吴宇孟凡七人。

  原注:陈留有蔡邕、阮籍;汝南有陈蕃、许劭、许慎。公载桥水,指仝轨、李桥水。仝轨,郏县人,李桥水,宝丰人,皆出名文士。

  ……总领其事者为陆云峰、李千紫、杨岱。分承其事者有杨琛、王淑元、谢儨、高文林、张聪、解郎、李乾六、李田。自戊辰闰蒲月起,越十八月而工达成。

  卫奎,字文正,嘉靖岁贡生。任大名府训导。升辽东广宁卫传授授致仕。持己不苟,甘愿宁可稀薄。(奎孙乃瀛婿。见《墓志》。—录者)

  著做取宋儒相,惜多散佚。知县李彷梧遍加搜采,仅得数万言,集成四卷,目为《桥水文集》,道光丁酉冬月排印。板存县署,永久交接。

  陈留耆旧,汝南先贤。中有人焉,可取比肩。公载桥水,骖驔后先。仿张骘《文士传》,魏文《海内士品录》,述列士第二十九。

  李忠,字孝移。县一里曹家。持己的古风。尝于村前后修石桥两座。众欲立石颂之,忠不居其名。

  已未冬,余承乏是邑。簿书之暇,拆阅旧乘,雅饬简括,称善构焉。然自乙亥距今逾四十年,久未补续,因慨焉动之志。庚申岁杪,延邑明经李子辈肩其事。讹者正之,缺者增之,间亦略附己意润色之。稿既脱,请于郡宪琅琊宋公复加载定,始雔虎鱼而付之剞厥氏。……

  陈佐舜,由岁贡生任四氏学传授,持身严沉,居官清介,致政家居。崇祯壬午冬,闯寇破城,迫索金币。舜曰:“吾素寒士也,簿宦数载,囊遗二百金已罄,此邑人所素晰。”贼旁数人皆曰:“然,陈官人无蓄也。”贼曰:“不雅尔多善气,释尔,其随我饮食。”舜耻之不从,遂饿死于灌蔬园。壁有留题云:“此菜不殊薇蕨菜,此间便是首。”

  李氏何景堂妻。年二十夫故。氏以姑大哥,二子俱长,矢志守节,事姑极得欢心,抚育二子无方,贞守三十一年。学宪表其门。

  刘奎,字应文,弘治戊午举人。任曲隶深泽县知县。博学好古,尤耽于诗,取王苍谷、何景明相友善。蒞官贫苦,萧然而归,闭门杜守,甘愿宁可恬澹。(刘奎曾为、李秉仁墓撰志。—录者)

  庠生李洪、增生朱尧、增生李持久、开封府学传授姬祚绵、庠生李袭吉、庠生杜希程、东河县县丞朱旭,庠生杜齐固、建安县训导王之不雅、庠生何之南、增生李汝极、庠生何景灿、庠生张星耀、庠生吴濂、增生苏祚龄,耆平易近王思恭、张璘光、王永唐、王之吉、何尧玉、蒋贯、陈苏平易近、兰松、李得春、萧、陶贤、李绍先、王好义,寿官张璋[乾隆元年]思荣修职郎。

  《宝丰县志》明清两代凡九修。始为明成化十六(1480)年由知县朱铨从修,嗣经明弘治、嘉靖、万历,清顺治、康熙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各个期间续修,皆有成书。

  宋氏儒童李做梅妻。贡生宋师吕女。归一载,做梅卒。形神瘠毁,家人惧其以身殉。氏抱遗子容哭谓之曰:“夫亡只此弱息,原抚育以承夫嗣。”其达义如斯。事姑兰氏十一年,供膳浣衣,取梅存日无异。以严明教子,不事姑息。治家勤俭有法,表里寂然。乾隆八年旌表。

  陶家大冢,不知何人。而旧志以宋懿祖子廷美当之,且引邵氏《闻见录》:葬汝州梁县新丰乡之说。廷美事见国史,其墓正在今汝州西牛脾山。邑正在宋自为龙兴,于梁县何取?

  帝武成元年六月庚子,诏恤先帝时王事者老婆。诏曰:“颍川从我,是曰功臣,无忘父城,实起之业。”

  崇祯十四年,李自成破邑。十五年二月十一日,复自郏县遣贼执知县张人龙、从簿某、教谕张君德至郏,皆杀之。邑武生陈四对、居平易近何英,持牛酒往献,自成喜,署四对为逛击将军,何英为守备。是时,华夏大乱,流氛所过州县,命吏、伪员同城共治,而命吏且于伪员。四对后亦为冯贼所杀。

  永济桥,正在县西门外玉带河上。嘉靖元年乡平易近募建,邑进士李秉仁有记。后洪流冲圮,嘉靖四十一年知县袁亮修,署教谕缪应龙为文。万历十三年知县饶大英,邑平易近乔楹、李思忠捐资倡输,别名昌善桥。嘉庆十六年邑士姬凫等,有举人李瑶章碑记。

  董氏李蘩妻。十九岁寡,守节已三十二年。氏于归后不数月而翁卒,不数月而夫又卒。矢志守节,奉侍孀姑,其达义如斯。

  叶氏坊三里人。廪生李榜妻。榜病故,www.19.cc遗母姜氏,茕独正在堂。氏方二十四岁,生二子,时宪、时化俱长。氏纺绩奉姑,哀毁逾礼,且抚二子成立,死守四十八年。巡按涂具奏旌表。

  任氏李汝念妻。夫亡,年二十八岁,守志三十年。氏汝州进士中书枫之女,枫远近称砚庄先生者。氏长娴家法,妇道无违,孀居益谨。雍正五年旌表。

  李氏岁贡生徐淳妻。文旆、文旗之母。正德六年十二月,蓟贼破宝丰,氏恐为贼辱,遂投井。时方有孕,即文旆也。人皆认为死矣,贼退救出。苏醒默有神帮。学使葛守礼闻之,给匾于门,绅耆名公皆赠诗文以美之。

  注:《宝丰县志序》由河南曲隶汝州宝丰县事静宁李彷梧撰;李、马、陆三家指宝丰知县李秀发、马格、陆蓉;李桥水即。—录者

  陈嘉行,字修德,长业儒,长疑业太学,及铨选领铜陵簿,署知县事,吏治平易近安,考成后,列章自擢,以老乞致仕归。嘉靖三十年卒。邑进士李秉仁题其墓。(因李秉仁题其墓,故录之。—录者注。)

  千户郝升,李洪,沈俊[并见正德四年《创修三官庙碑》],郝怀恩[见万历十五年《铙公遗爱碑》]。

  颜颐筹,〔《野乘》〕湖广巴陵进士,字天和,宏(弘)治时知县,仕至刑部尚书。伏阙哭争大礼,后鞫李福达狱,纠武定侯郭勋,忤旨削籍。不雅此二事,能够想见其生平。

  明季华夏之乱,流寇取土贼交讧,流寇犹时罹岁值,而土贼则旦夕无期。时朝旨听平易近建堡侵占,备器械,习,远近村子联比守望,强梁者,遂胁众而自为长,贪饕忮忍,无复人理。少忤其意,即误为通贼杀之。众弗能堪,乃别堡分伍相报仇,甚或歼其。废置生杀,下自为政,而有司莫敢谁何。

  焦氏叶氏次子庠生李时化妻。时化亡,遗孤正在抱。氏方二十,事如训子。后子攀入泮成立,取姑嫜叶氏,询称双节,巡按具奏旌表。

  邵博《闻见录》云:“过滍阳孔宁极家,见韩昌黎画像。又宋元宪欲荐孔宁极,偶不雅其诗卷,见韩持国所和篇,诵之大喜。遂舍宁极而荐持国。“博为康节之孙,持国二程先生之所遵礼,皆尝至此,取宁极往来,是又滍阳之盛遇也。

  城东五里河仄,孙都故垒六七,遗址明显。李自成遣一武弁蒋姓者,统五十哨骑,来共伪牧守城。孙督声言,执贼不伤善良。九月十二日夜二鼓,城破,犹申前令,而其下弗听也。[李贼小名枣儿,讹音为罩]

  屈启贤撰墓表:先生世守藏书靡弗,博涉淹贯,闻人有异书,必借阅而点校之。选出授涉县教谕,力辞不就。先后邑侯招从春风书院,及门从逛者,称济济焉。年登大耋以卒,葬县西南杨家庄东北岭之原。

  李猷吉,字纯白。由岁贡生授山西临晋训导,曲至,询处所利病,侃侃敷陈,条析缕举,曲指喜,檄摄万泉县事。嗣改南阳教育。崇正(祯)辛巳,贼围南阳,公指明伦堂曰:“此吾死所也!”城陷,猷吉死之。

  辛柱,〔《野乘》〕石州举人,尝任宝丰令,旋判彰德。郭文简《续志》云:柱,前同知文渊子,修仪伟轩,公慎廉正,庭谒,政无偏枉,士平易近戴之。

  俗以伊蒲塞为,舍宅为寺,敛资建庙。豪举乎一瓦,坐将令媛还耳。惟夫帮赈缮黉舍,取补缉桥梁,拾金不昧,乃脚以裨风化,而取人有济。圣皇帝设异格以褒嘉,有志者当审所处。

  明嘉靖二十一年,刘奎撰《不雅政进士李西塘墓碑》:“高祖均宝,元末徙家于汝。后割汝置宝丰县,遂编籍坊廊里。

  按:神牌所书,汉阳夏侯忠怯冯异,宋太常寺丞孔旼,明南阳县教谕殉忠李猷吉、举人殉忠李得笥、鸿胪寺序班萧湘饥、旌表义平易近扈敬、孝子廪膳生员陈策凡七人。

  李得笥,《明史·李贞佐传》:宝丰之陷也,举人李等笥短衣杂众中,为贼所执。贼谋从卢氏牛者,故举人也,劝贼沉用举人。贼所至,获举人即授以官。得笥终不自言,贼莫知其为举人也。役使之不愿,伺贼寐,将刺之,贼觉被杀。或告贼曰:“此举人也!”贼惧,弃其尸而去。

  丁运,字时泰,正德岁贡生,任曲隶隆庆州吏目,有才干,蒞政刚果,不妄,扶善锄强,士平易近仰幕。(孙女封太安人,孙婿系古平易近。见《李古平易近丁氏合葬墓志》。—录者)

  清末,内忧外患交加,因无续修。期间,邑人县参李存智掌管建馆修志,运营数载,亦因时局,材料遭焚未能成书,以致我县150多年史实记录,酿为空白。

  喷鼻山东去十里有白雀寺,邑传楚庄王女大悲妙善证道之所也。北齐天保四年、十年两碣尚存,计邑境无有先于此者矣!规制最为宏阔,明末毁于寇燹。兴朝因旧址而修复者仅十之三四,到今又八十余年。风雨剥蚀,殿宇上漏旁穿,岌岌迁就倾颓。住持僧某矢志沉茸。居人某等佽帮而赞襄之,垂成而示寂。其徒某承其师志,渴力运营,讫工而来问记于予。予惟乡先达鄜州守白公于寺考辨详矣,今其碑刻正在寺中者无缺如初,凡我同人应皆见之。然予窃欲广其未尽之意焉。佛氏多诞,而崇奉其教者易侈,然而无所底极,彼妙善而果有其人乎?是昌黎所云华山女谢天然之流也。其人而果出于王家乎?是程子所谓律以吾儒之法,不待其成佛者也。煌煌,一言折之而脚矣!若寺之建立荣枯,为寺为院,及其父之为庄王取非庄王,哓哓辨之抑末矣!再考鄜州云庆历赐额事,盖以赦而发,是时司马温公上言释老之教无益乱世,而聚匿逛惰,耗蠹。国度著令创制寺不雅以违制科罪,今明行恩命,锡之宠名,是劝之也。夫立法以禁之于前,而发赦以劝之于后,则凡国度,将使平易近何信而从伏望逃?前命伟哉,言乎所当,即事表发,以诏吾徒。至于楚置太子以图北方,所城者乃城父非父城。后世讹伪绐于杜氏误注“地正在襄城”。惟父城为先汉旧县,冯节侯实为县人,佐世祖中兴,位为列侯。计其桑梓阀阅,华栎高甍,亦一时之盛也。乃今欲求其尺土寸址而不成得,而斯寺独以妙善之故,代举时兴,延至于今而不废,全国事有幸有倒霉,固如斯哉?是又也!

  著《李氏族谱考》一卷、《续说》二卷、《杂录》三卷、《野乘》三卷、《述往》一卷、《野乘余言》三卷、《小儿十说》一卷、《十说补遗》一卷、《庚辛伏录》一卷、《不雅社》一卷、《历说》一卷、《忠义节孝祠木从议》一卷、《诸孙定名》一卷。

  李秉仁,字子元,号西塘。嘉靖壬辰科进士。未及廷对,以母病驰归,至乙未,始登第,不雅政银台,未士而卒。

  萧湘,祖世同居,至湘已七世矣。男妇四百有奇,从无闲言。湘为人质曲,家法庄重。家有祠,凡有过者,罚处祠中读其祖世家训,改尔后已。祠摆布为书舍,后辈读书此中,每夜分聚众家祠,令后辈讲《司马温公家范》、《柳玭浦江郑氏家训》等书,尝至达旦。湘性严沉,其长子笨,次子懋,俱鸿胪寺序班。冠带见湘,湘怒曰:“尔以蚁子职,辄欲加平民之亲乎!”二子愧谢,自是不敢以公服见。里中轻簿子或诮之曰:“昔张公艺九世同居,后蒙高幸第,今丰邑岂大驾所及,公其移居泰山。”诸后辈不克不及平。湘曰:“若以我为名乎!汝曹第率祖训,守家法,礼义之不愆,何恤人言。”由是皆不敢言。曲指方大美嘉其义,请于朝。万历三十六年立坊旌表。

  朱维翰,字莲峰,黄州府儒学传授,见万历丁未留广文、王见田《寓宝碑记》。(翰为袭吉岳父。见《李古平易近墓志》—录者)

  李瀛,字渊之,号梅轩,弘治岁贡生。任曲隶淮安府海州同知。居官清明,笃于惠平易近。海人有“政服,德化”之谣。

  邓公寿《画继》云:“觉心,字虚静。逛华夏做《从犊诗》,孔南明、崔德符见而爱之,招到临汝,住喷鼻山。陈去非亦称其诗无一点僧气。”孔南明,不知其人。视所取崔德符,固所谓文章时令之士,可认为喷鼻山嘉话。

  闯贼改宝丰县为宝州,以襄阳举人陈可新知州事。至则榜大堂柱云:“掌宝州一颗印秋肃春回,受苍生半文钱。”竟然遇从愿忠朝廷也!楼山有言:朝廷以制科取士,而制科之报如斯!士子以文章致身,而文章之效如斯!

  一颗印各句:指陈可新至宝丰后,正在大堂柱上写的春联:掌宝州一颗印秋肃春回,受苍生半文钱。

  徐文旆,嘉靖甲午选贡。母死哀毁为孺子泣。既葬庐墓三年,时有异草生于墓壁,灵鸟巢于冢树。继而父亡,哀恸庐墓,尤逾其母。尝做思亲诗百绝,报酬之歌曰:“孝也哉徐!生异草,产灵禽。”初任阳信丞,迁吉州判官,兴县知县。万历九年,入祀乡贤。(承吉乃旆孙婿。见《李持衡墓志》—录者)

  ,字亦沉,号桥水,晚号“二痴”。羁丱痛诸经,尤工古文词,缛健清回,曲入欧、曾之室而哜其胾。要为天然流出,非矜心做意以求肖也。门第宦族而乏中人产,以授徒自给。数用脯脩资购书,藏庋至万余卷,多孤本,键关却扫,日泅水此中。渟蓄融贯,为广博无涯涘,必求合于大道,以不背程朱为归宿。性謇特,虽不以所能高人,而耻污诐谒。草鞋箐粥,悠然,荣利淡如也。年甫四旬失偶,即不复娶,晚年声实益著。执经请业者,步武相衔,开襟诱迪,人人餍所欲以去。四方碑版金石,亦以得其文为沉。前政马,延以修邑乘,典核有义法,识者谓可媲崔后渠《安阳志》。授涉县教谕,力辞不赴,里人沉之,至今群称为桥水先生,如邵康节之正在洛下,儿童皆知向慕。所著诸书,藏于家。

  李瀛,字渊之,成化甲寅,仕至曲隶淮安府海州同知,《见李清泉墓碑》。(年代有误。成化有庚寅,有壬寅,有甲午,有甲辰,无甲寅。—录者)

  原注:乡饮宾价清制,每年各州县选访年高有声望的士绅,一报酬宾,次为介,亦做价,又次为公宾,详报督抚,举行乡饮洒礼。

  《冷斋夜话》云:“靓禅师有道老宿也。王筠之三峰,尝赴供平易近家。渡溪涨,靓迟沉,为溪流所淊,孺子掖至岸,坐沙石间,垂头如雨中鹤,孺子意必恐,且遭斥逐,不敢仰视。靓忽指溪做诗曰:‘春天一夜雨滂沱,添得溪流意气多,刚把山僧推倒却,不知到海复若何。’靓后居汝州之喷鼻山,而疾而化。”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9-2022 http://www.tqysdj.cn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